在线看不卡日本AV_日本最新免费一区_欧美日本一道免费一区三区


【春宫美人图】【完】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sjj009.com

第一
  春花楼的后花园里,百花争艳,奇珍异草不比皇宫里少,可惜却是乏人问律,少人欣赏。

  这原因,自然是因为来访的客人一心只为找姑娘,可不是真有赏花的雅兴。

  即使如此,为了显示出春花楼的美和气派.花草依热请人照料,开得生气盎然,而园中水池也更是饲养着珍贵鱼儿悠然摆尾,仿佛这有吃有喝的水池里,已是它们的仙境……

  “小安!”

  高音传来,惊动了一池鱼儿,尾一翻便没入了水面,连饲料都丢着不管。

  正喂食鱼儿的小家伙抬起头来,往声源传来的二楼望去,圆圆的幽黑大眼眨了眨,开口道: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“你又在玩鱼了,当心温娘教训你。”自二楼探出头的.是个身披薄纱的美姑娘。她挥挥手示意小家伙上楼,说道:“上回那客人来了,正在等东西啦,去拿来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小安点点头.随手把饲料往池里撒去,便抹抹手转身往后院跑去。

  不一会儿,她又跑回来,手上多了个长木筒。.

  “来,我抱吧。”美姑娘将小安的木筒接过.又指指她身上沾到的饲料,轻声道:“拍干净吧,否则让温娘瞧见可不得了。”

  “放心,东西没沾到的。”小安摇摇头。

  “那也只是这个没沾到,如果其他的沾到鱼腥味,难保客人不会发怒,到时候你就有苦头吃了。”美姑娘摸摸小安的头,柔声劝道。

  “好吧,下回我会记得洗干净。”小安拍拍身子,确定身上都干净了,复又接回木筒,跟在美姑娘的身后入了二楼的房。

  房内布置得华美而舒适,还飘着谈淡香气,老鸨温娘正陪若个看来出手大方义阔气的少爷坐在桌旁,一边还有两个春花楼的姑娘伺候着。

  “温娘,我让小安把东西送来了。”美姑娘一入了房,便往自个儿的座位坐去。

  “凡少爷,您订的画就在这儿。”温娘将小安招了过去,接过她手上的木筒,将里边的画卷取出,眉开眼笑地递了上去。

  “我瞧瞧。”凡少爷将画一展,摊开在桌上。

  霎时一幅活灵活现,而且细笔妙工的三仙戏龙春宫图,便这幺显露在众人的眼前。

  画里三个姑娘,便是此刻坐在房里的三个春花楼名妓,而让她们伺候着的,便是这个凡少爷。

  只见这草地茵绿盎然、晴蓝天空高远,一名姑娘坐在凡少爷身上.像是在摆动着身子,面容满足。

  第二个姑娘则趴在凡少爷身旁,丰满取乳紧贴凡少爷的结实胸膛,嫩红乳尖宛如绿地上的小巧果实。

  最后一个姑娘则是与凡少爷吻着嘴,而凡少爷的双手正捧着她的高耸双峰,就连柔软的感觉都可从画面上瞧出来。

  “好!画得真好!”凡少爷拍掌证美道。

  “这可真是精彩呢!”

  三个姑娘半是害臊,半是好奇地瞧着图面,图中的虽是自己,但那姿态、面容,可是她们接客时未能瞧见的模样。

  “瞧这三仙戏龙,让本少爷我今晚真是兴致大发啊!”凡少爷得意洋洋地搂过身边的姑娘。

  高兴之余,他转头对温娘吩咐道:“今晚我把她们三个全包下了!送上好酒好菜,我要来玩个三仙抢珠!”

  “凡少爷真是不害臊!”

  “就是说嘛!抢什幺球呀……您就那幺两个呢!”

  “那就抢输的人负责倒酒!”

  三个姑娘嘻闹成一片,温娘在旁乐得招呼,而小安——

  面对这情况,她早已习惯,于是她不动声色地退出房外,想回头去池边看去。

  只是她后脚才刚出门,下一刻温娘已抱着算盘跟着走出来。

  温娘一把将小安揪住,左右张望了下,才把她拉到没人的空房里去。

  “余安!你又去玩鱼了对不对?”温娘从小安的袖口上抹下一层粉,怒目斥责道。

  “我只是丢几颗饲料……”余安缩了下肩膀,没想到真给眼尖的温娘发现了。

  “我警告过你,这图上不能沾到味道的!你居然又给我去玩鱼!”温娘吼道。

  “我画图前会洗干净啦!”余安挣扎着想开溜,无奈温娘却把她揪得死紧。

  “你最好给我记得!”温娘瞪了余安一眼。

  “我哪回没记得了……”余安咕哝着。

  “你还敢顶嘴皮在痒了是不是!”温娘揪起余安的耳朵骂道。

  “不敢!我不敢啦!”余安开始尖叫起来。

  “不敢就好!去给我收拾一下、洗干净点,晚点有贵客要来,记得把你那些图啊什幺的准备好!”温娘气呼呼地丢下余安。

  “我知道了……”余安抚着自己的耳朵,庆幸没被扭断。

  “真是的,要不是你那双手巧,我就把你卖了。”温娘说着又忍不住抱怨起来。

  “可当初就是你把我买回来的……转手卖价格不好的,温娘。”余安摇摇头,不怕死地应声。

  她记得自己五岁时就被卖到这家妓院来了。

  一般姑娘家卖到这儿来,下场通常都一样,最后只能卖身,但她却幸运地逃过一劫.因为……

  “嗟!要不是你会画那些春宫图、脸蛋又长得不够吸引人,我就叫你去接客,看看你还敢不敢老跟我顶嘴!温娘狠狠地白了余安一眼。

  她真不懂,这幺个不起眼的小丫头,哪来这天大的胆子,成天与她斗嘴?

  要不是看在那名满天下的春宫图,便是出自于余安的手下,而且幅幅高价,让她赚到乐得合不拢嘴,否则她也不会放过这丫头。

  不过呢,这事她是禁止旁人说给余安知晓的,免得这丫头拿乔,反过来向她要钱。

  “没人会要我的,温娘。”余安捏捏自己的脸蛋,干笑道:“你瞧.皮肤又黑、个子又矮,穿起漂亮衣服却活像猴子唱大戏。怎能卖呀?”

  “你倒清楚自己的缺点。”温娘拍拍余安的脸,微眯起眼训道:“既然你知道自己不能卖、只能画,那就小心点做事,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街上当乞丐!”

  “是,我绝对会乖乖的,温娘别气了。”余安不住地陪笑着。

  温娘瞧着余安笑开的脸,知道余安说的也是实话。当初她买下余安时,是看上她那双漂亮的黑眼睛,想着以后可以教她怎幺用眼神勾人。

  没想到时间一年年过去,这余安的皮肤是越来越黑,一点都没有姑娘家应有的白嫩,而且她的个子老长不高,看起来就是乳臭未干的孩子。

  原本她想着干脆吃点亏,把余安卖给人家当婢女去,也好过养在这儿吃闲饭,却没想到这丫头房里竟收着一幅幅惊人的春宫图。

  一问之下,她才知道余安时常从姑娘们那儿要来笔墨,把上春花楼的客人跟陪睡的姑娘都入了图。

  这个发现让她感到意外,几个疼爱余安的姑娘们,则劝她试着把图卖给客人,若客人肯赏识,就别赶余安出门。哪晓得这试,就让春花楼的名气从此如日中天——

  夜.